刘轩:相信自己是幸运的开始

文 / 刘轩

锲而不捨的人的确比较幸运吗?英国的韦斯曼博士就曾经做过一个实验:他找到一群自认为幸运的人和一群自认为歹运的人,邀请他们个别到实验室,看一个几何形状的谜题。韦斯曼博士向他们解释:这个谜题有两个版本,一个很容易解开,另一个几乎不可能解开,而每个人会拿到的是其中一个,并问大家光凭目测,是否能判断那是简易版,还是困难版呢?

事实上,这些人拿到的都是同一个谜题,根本没有两个版本,但自认歹运的人,有六成认为自己拿到了「困难版」,而自认幸运的人,却有七成认为自己拿到「简易版」。韦斯曼博士于是写道:「面对挑战时,许多不幸运的人似乎还没开始,就已经放弃了」! 不仅如此,韦斯曼博士还让两组人个别尝试解开另一个3D积木谜题。这次,他并没有说这个谜题有多幺困难(事实上,它几乎不可能解开)。当这些实验者与谜题独处时,自认歹运人试了不到20分钟就放弃,但几乎每一位自认幸运的人都研究了超过半小时以上,很多还要求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因为他们就是不信自己解不开! 显然,「锲而不捨」是幸运人的特质之一。他们的毅力让他们能够撑过瓶颈,当多半人都放弃时,他们还能继续坚持,直到某一天一个Lucky Break让他们扭转乾坤。

「幸运」就是当「準备」遇上了「机会」。—欧普拉(Oprah Winfrey)

「锲而不捨」听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相当困难。长辈们常说:「咬着牙撑过去」、「吃苦当吃补」,似乎成功需要的就是超级的耐力、坚强的意念,或是愚公移山的傻劲。但如果成功的关键就仅是刻苦耐劳的话,那应该有更多人成功才对。我们都认识一些善良老百姓,一辈子埋头苦干,像水牛似的头低着,默默地拖着犁,在一个工作岗位守到退休,也没等到良机?许多人靠着傻劲打拚,也未必能碰上运气敲门?毅力和运气是否有更準确的座标呢?我们除了凭耐力奋斗,撑不下去的时候责怪自己没骨气之外,是否有其他的关键因素,能更有效率地锻鍊自己的毅力,并让这种毅力更能够对抗失败呢?

我在心理学的文献中,找到了一个线索。它来自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社会心理学者之一,班杜拉博士(Dr. Albert Bandura)。班杜拉博士在1960年代研究恐惧症患者。当时「行为心理学」称霸,许治疗师都认为只要反覆训练,任何人都能克服恐惧,但班杜拉博士发现病患是否能克服恐惧,似乎取决于他们是否相信自己有克服恐惧的能力。这种观念挑战了行为学的基本理论,于是班杜拉博士悄悄自行研究,在1970年代终于发表了他的理论,取名为Self Efficacy。根据班杜拉博士的定义,Self Efficacy是「对自己是否能够应付某种状况的能力的信心」。

调频到「钱」,不如调频到「赚钱」。调频到「赚钱」,不如调频到「能够赚钱的机会」。

有效的频率不只是信念和梦想,而是「具体、实际的行动目标」。「具体」、「实际」、「行动」都是其中的关键:具体 —如果你希望自己有钱,就需要先设定具体目标,例如:「我想要三年后达到百万年薪」。实际 —在你目前的能力範围内,有什幺机会能帮助你达到「三年后百万年薪」的目标呢?或许机会还没出现,但可以开始想像那个过程,例如:「我要先找到一份业务工作,努力拚业绩,以公司的分红机制,达到百万年薪」是个相当实际的计画,虽然未知数还很大,但总比中乐透的机率要好很多。行动 —既然有了实际的目标,你要先採取什幺样的行动,才会开始朝向目标迈进呢?以这个例子来说,「找到一份有机会获得百万业绩的业务职位」会是很好的开始。

调频的Three Be's:

• Be realistic:你的愿望不应该只是抽象的梦想,而是实际又具体的目标。

• Be proactive:守株待兔容易错过良机,所以调频之后,你还是得动起来。

• Be honest:诚实面对自己,知道你真正要的是什幺。你可能表面上跟着大家走,但唯有搞清楚自己,才能察觉到那些让你突破格局的机会。但也请记得:人都会改变,所以也要坦诚面对自己的改变。

本文出自:《Get Lucky!助你好运:九个心理习惯,让你用小改变创造大运气》天下文化出版

刘轩:相信自己是幸运的开始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延伸阅读:

刘轩:要找好男人,先定义好男人!

刘轩:第三次尝试才会遇见幸运

刘轩/姜晓雯 为家人而作的改变是甜蜜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