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鉴铨膺国家报人奖‧首位华文报人获最高荣誉

刘鉴铨膺国家报人奖‧首位华文报人获最高荣誉(吉隆坡6日讯)星洲媒体集团董事经理兼集团编务总监拿督刘鉴铨週三荣获大马最高荣誉的新闻奖,即“国家报人奖”。自“国家报人奖”(Tokoh Wartawan Negara)于1988年创立以来,刘鉴铨是第八位报人,也是第一位华文报人,获得这项殊荣。今天,刘鉴铨可说是双喜临门。台湾星云大师教育基金昨天宣布,刘鉴铨与张景云共同获得“星云真善美新闻传播马来西亚地区传播贡献奖”。刘鉴铨在“国家报人奖”颁奖礼上致词时谦虚的说:“我个人认为,这个奖不是对我个人努力的褒扬,而是对我任职了48年的星洲日报在新闻事业及国家建设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给予肯定。”他详述了星洲日报的现实情况和办报理念:“作为一份报纸,服务读者是我们的天职。倘若我们做得好,我们便能和读者发展出一段相互尊重、恒久互惠的关係;倘若我们做得不好,读者将转向其他报纸、其他媒体。读者有很多的选择。“可是这幺简单的一个事实,往往被一些政治人物及怀有不明议程的人士遗忘。他们期望我们可以毫无保留地支持他们的政策和举措,然而,我们必须克尽我们的专业职责。“要是其目的纯良高尚、行动计划透明,我们一定支持,无论背后有哪些政治信念和倾向;反之,若其动机可疑,行事违反基本人权,我们绝不支持。积极维护华人权益他说,对华文报来说,由于许多政治人物与公务员看不懂华文报章,遂使得问题更为複杂。“他们是依赖翻译的内容得出结论。翻译员虽无恶意,但有时可能免不了无心之失。”“无可否认,星洲日报一直面对着各种投诉。首先是来自读者的投诉。星洲日报每天的服务对象是人数超过一百万的读者群众,我们无法满足每个读者,当中有人不满完全是预料中的事情。”“但就连不看报纸的人也投诉。比方说,这些非读者总是指责星洲日报为种族沙文主义者。“的确,我们一直在反映马来西亚华人的种种不满,并且在许多课题上维护华我们的职责所在。但我们也一贯在‘一个多元族群、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範畴下提出问题,绝不会从一个族群对抗另一个族群的视角看待问题。“随之而来的指责是,我们不提倡多元族群主义。何其讽刺啊!事实上,我们对其他族群的报导要比其他语文报纸对华社的报导来得多。其实,我们比其他平面媒体的同行更致力于推动族群之间的了解和多元种族主义。“我们的对手也指责星洲日报老是抓着“敏感”课题不放。甚幺是“敏感”?我们国家还是那幺不成熟吗?竟然有如此多的课题,让我们无法理性、客观地加以讨论?”立足诚信解决问题刘鉴铨引述一位睿智的法学家的话指出:“要测试一个国家的成熟度,就要看这个国家谈论关键性课题的公开程度”以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最近的话:“不同族群与宗教间之所以会有恐惧、冲突和误解,根本原因在于无知及缺乏知识。”期盼下一代更明智他提出:“如何着手落实?‘不了解就不会相爱。’真心诚实地对谈。带有偏见的言论和话语只是逞个人意气,却伤害感情。互相伤害绝非我等应为。”他相信,在大马独立53年后,经历了数十年发展的大马人民都能以理智、文明的方式探讨国家课题,而不是诉诸于过份或情绪性的言语。“我们不能将事情都扫入地毯下,让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抑或袖手旁观,然后期盼我们的下一代比我们明智,并且有能力解决我们惹出来的事端。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人性本善。如果我们真心的对别人好,别人必定同样回报我们。是政治令人性的丑恶毕露。我们应当奋力抗拒社会各个领域和生活各个层面的政治化。“在我的新闻工作生涯里,我一直尝试唤起读者这种善良的天性。我深信,只要‘立足诚信和善意’,就不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话虽如此,我可以向你保证,作为一家报社,我们充份认识到某些事情的敏感性,尤其是不受宪法保障的事项。对这些事项可以理性地谈论到甚幺程度,我们是有分寸的。”媒体生态改变专业準则不变兼任世华媒体集团马来西亚行政委员会主席的刘鉴铨指出,儘管媒体生态改变了,但有既定地位的媒体以及专业的新闻工作者,仍在维持特定的标準与行为準则,以确保公开的议论不会对我们的社会造成伤害。虽然沟通的模式发生了变化,某些新闻专业準则――即真实、準确、公正、平衡,是恒久不变的。“除了敏感课题,一些人还指责华文报反国阵(也就是反政府),以及亲反对党。”他辩说:“作为一份为马来西亚人民服务的马来西亚报纸,我们朝向建立一个拥有多元族群、宗教和文化,但团结如一的国家而努力。因此,假如有人的政策或举措与这目标背道而驰,即使他是当权者,我们都会仗义执言,我们视之为己任。”他指出,互联网出现后,人们更易取得资讯。但有时候网上的资讯却是错误及有害的,因为网络几乎没有限制,任何人都可以散播谎言,甚至恶意诽谤他人。有关法令少有执行,而肇事者通常匿名,如此一来,他们可以更肆无忌惮地重複那些无知或伤害他人的举动。“在这充斥着意识形态与讯息的竞争市场里,请让我们有做好新闻工作的空间。如果我们畏缩,我们得做好承担后果的心理準备。”政府拟设加强通讯策略委会内政部长希山慕丁说,政府目前正研究成立“加强通讯策略委员会”,以确保国内媒体的内容不具煽动、诽谤及谣言,以及对国家发展有负面影响的元素。“首相署、新闻、通讯及文化及内政部目前正与总检察署深入探讨成立此委员会的事宜。”他说,总检察署正研究更全面的媒体指南,内政部未来将根据这项指南以对任何违反指南的媒体採取行动。他原拟于週三出席2009年大马新闻协会――国油新闻从业员人物奖颁奖礼时,发表上述谈话。不过,由于他有事未克出席,因此,其演词改由内政部副部长阿布瑟曼代读。希山慕丁也保证内政部将根据法律基础对媒体採取行动。他指出,内政部对媒体自由,特别是印刷媒体态度开放,只要这些媒体严守负责任的準则。“我们确实将採取对付行动,不过这些都是根据适当的法律所採取的行动,而我们对党报採取的行动,不该被误以为我们也会这样对待所有印刷媒体。”“这可以通过国内发出的印刷及出版準证获得证明;全马共有76份各种语言报章获得出版準证,包括半岛45家、沙巴13家、砂拉越18家报纸;而这些报章根据语言分别为18份马来报、19份英文报、29份中文报及10份淡米尔报。”此外,他说,虽然世界已进入无疆界时代,但大马媒体应以马来西亚价值及身份为媒体工作的基本基础。“媒体工作者应该紧记,在塑造大马人观念及世界如何看待大马上的角色。我们应该对抗仇恨、偏见及纠纷;坚持有根据的报导、对话及国家和谐、避免自己成为傲慢、没有敏感度、不準确、过度情绪化及偏见的媒体。”媒体应遵守3準则刘鉴铨认为,报社无时无刻受到各方的监察。在评断新闻工作者(事实上是评断媒体内容)方面,无论是平面媒体,互联网或其他大众传播媒体——都应该以下列几个问题为依据:“1.事实有误吗?若有,寻求法律途径加以纠正是最佳的选择,可以针对不符事实的报导或观点提出诉讼。2.有虚构成份吗?倘若媒体人,例如:新闻工作者及拥有很多追随者的博客、面子书或推特作者虚构事实,那是恶意、不诚实及不可饶恕的行为,应给予严惩。3.有违法吗?纵使没有不实或虚构成份,那幺,有否违法呢?若有,应当採取相应行动,寻求民事诉讼。”“追究过失和适当的惩戒,必须依照法律办事,不能武断或任意妄为,这才是法治的内涵。不过,要是没有犯错或违反道德,没有违法,却还是造成了公共秩序的混乱,作者或出版者应该受罚吗?如果作者或出版者忽视作品或出版物可能带来的影响,他们必须承担后果。我崇尚新闻自由,但相信新闻自由应附带责任。我坚决认为,这种惩戒必须依照法律,而不是行政指令。而且引用的法律必须是公平、公正,而非压制性的。”他补充说:“在通过上述的考验之后,我们期望可以在法律範围内行使宪法赋予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也坚决认为,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无论是政治人物、政府官员、其他媒体或公众皆有同等的言论自由权利,而且应通过同样的考验。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想言论自由的权利被剥夺。同样的,我们也不愿看到,那些反对我们的人的言论自由权利被剥夺。我们极力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即使他们的言论是针对我们的。”新闻路上颠簸前进的报人刘鉴铨刘鉴铨出生在马来西亚半岛大汉山脚下山村里的一个普通农家,虽生长在贫瘠的环境中,却仍汲汲求学,力求上进。青年时期甫踏出校门,即怀抱着为家国服务、为族群喉舌的理想,踏入新闻界──五十年过去了,今天,这个当年的农家男孩,是马来西亚新闻界最资深的媒体人;更是荜路蓝缕,在华文不被视为主要媒介的国度,引领着华文报业晋身国家主流媒体前列的重要推手。他,是从事新闻事业半个世纪,至今仍为马来西亚报业前路(参见刘鉴铨文章〈大马报业路在何方〉,刊于16/5/2010《星洲日报》)念兹在兹的媒体人刘鉴铨。写马来西亚报业发展史,刘鉴铨是一个不能不提的名字。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新闻事业,即使是在威权专制的最艰苦时期,依然坚守新闻岗位,从不言弃。因为他及其他许多报界前辈的不屈不挠,华文报才能在过去华文长期受挤压的马来西亚屹立不倒。刘鉴铨于在马来西亚彭亨州文德甲镇兰增村出生。父亲原是广东省鹤山的读书人,30年代初因避祸南逃到马来西亚的一个僻静山村,以务农为生。刘鉴铨在上世纪60年代初即投身新闻事业,曾先后任职《中国报》记者、《星洲日报》记者、採访主任、执行总编辑、总编辑、集团总务总监、执行董事、董事经理。综观马来西亚新闻界,包括英文和马来文媒体在内,再无第二人拥有刘鉴铨般如此完整的报人履历。他在青年时期积极推动新闻业职工会运动,为了团结及维护新闻从业员的福利,曾在70年代初和马来及印度族裔优秀新闻人联手重组己停止活动的马来西亚新闻从业员职工会。他后来又积极推动创办东盟新闻从业员联合会,曾任马来西亚新闻从业员职工会总秘书5年。自80年代初起,刘鉴铨连续四届担任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会长,并曾经担任马来西亚国家新闻社皇家咨询委员会成员、马来西亚新闻学院理事、国家新闻道德準则起草委员会委员及前亚洲报业基金会训练顾问兼讲师等职位。他备受新闻界敬重,驻马外国通讯员在评论马来西亚时事时常徵询他的意见。50年来,他曾执行过多次重大採访任务。1969年,马来西亚爆发了“513”种族冲突事件,为了让外界知道排华真相,他不顾生命危险,坚守新闻岗位。(参见星洲日报出版的《历史,写在大马土地上》029页)年轻记者学习楷模即使是担任总编辑之后,职务繁重,遇到重大事件,刘鉴铨仍率领团队出征。1998年,冲破重重障碍,率领一支採访队伍到泰国专访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马国情治单位知悉这次专访,下令禁止刊登访问内容,经过半年的争取,专访系列方才能刊载。后来,他把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辑录成《青山不老――马共的历程》一书(星洲日报出版)。1991年,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为表扬他对新闻事业的的贡献,颁予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在报社,刘鉴铨是新闻团队的精神领袖,也是年轻记者们景仰的学习楷模。1987年,《星洲日报》陷入双重危机,先因亏损过鉅而遭银行接管,接着又因捍卫华文教育而被当局下令停刊,徬徨失措的同仁都仰望他解决困境。他四处奔走,终于得到丹斯里张晓卿爵士慷慨出资拯救,并向首相马哈迪据理力争,重获出版准证。(参见《历史,写在大马土地上》066—071、102--103页)半个世纪以来,刘鉴铨率领报社同仁,在布满地雷和荆棘的新闻道路上颠簸前进。为保护许多有理想、敢于闯禁区的新闻人,他不得不长期与各方人物週旋,有时强硬,有时委婉,却从不减新闻人的血气风骨。历届国家报人奖得奖者名单第一届:A Samad Ismail 沙默依斯迈第二届:Lee Siew Yee 李守义第三届:Shak Haji Muhammad(Pak Sako)依萨莫哈末第四届:Mohd Fuad Stephens 莫佛史迪芬第五届:Melan Abdullah 马兰阿都拉第六届:Mazlan Nordin 马兹兰诺丁第七届:Zainuddin Maidin 再努丁麦丁‧2010.10.0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