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轩:自由‧好玩‧简单‧最大目标是没目标

刘轩:自由‧好玩‧简单‧最大目标是没目标知道刘轩的人,第一印象就是“刘墉的儿子”。只有深入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可能比父亲更精彩,因为父亲的培养,他反而活出另一个不同的自由人生。今年38岁的刘轩,有一张显赫的成绩表:8岁移民美国,18岁就提前自纽约史岱文森高中毕业,19岁获茱丽亚音乐学院录取修读先修班,20岁进入哈佛大学,读了4年大学再加上5年的研究所,都是靠自己写书的版税缴付学费。刘轩不但独立,而且爱自由,并真正实践自由。自己自由自在的去体验每一个体验,让自己的人生过得很自由很好玩,甚至可以很简单,这是刘轩的生活态度。关于刘轩,大部份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作家刘墉那个很会读书也很会玩的儿子”,于是,在访问一开始,我直截了当的告诉这名哈佛毕业的帅哥,我们今天谈文学。刘轩先是一愣,接着笑着说:“我儘量好了,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非常懂文学的人,你应该问我的老爸会比较好一点。”于是,我们开始煞有其事地聊起文学。电子书成功转变打击盗版记者:对于网络的崛起甚至电子书开始取代书本,你有些甚幺样的看法?刘轩:我家是做出版生意的,网际网络的迅速发展,我其实觉得蛮好,但站在生意的立场,我又不能说好,网络的崛起已经使书本销量直线下滑,但是根据统计,台湾的阅读量却是直线上升,因为大家读的都是电子书。你知道吗?我自己也买了一本E-book(电子书),我以前是很抗拒的,我觉得书嘛,应该是捧在手上一页一页翻来看,可是我却深深被它吸引了,清楚,省电,方便,我把它带来马来西亚,甚至不需要找Wifi(无线上网),只要有3G的地方我都可以直接下载,每一本书的价格才大概10美元(约马币33令吉),你大概坐车到书店去买一本书的车费都不只这个价钱了,说不定还找不到你要的书。这其实是一种相当成功的转变,过去做出版的面对盗版问题,现在有了电子书,最大的受害者反而是盗版商。就好像做音乐那样,以前卖唱片来赚钱,现在的唱片都不是做来卖,而是把唱片当成一张名片,让人家清楚知道你是谁,然后开演唱会做代言等等来赚钱。而现在的书本也开始有这样的感觉,当然以后的市场会更加富竞争性,製作也会更加的精美,甚至到最后,就会变成一种Collection Book(珍藏书),更加珍贵。你只需要做你需要做的事记者:现在华人的中文程度在近年来有大幅下滑的现象,你8岁移民美国,却能够从要父亲翻译你的书《颤抖的大地》到自己用中文写书,甚至到后来还把你同学写的书《我独自走过中国》翻译成中文出版,可以分享你的经验或提供一些方式让年轻人学习吗?刘轩:我觉得,你只需要做你需要做的事情。如果说方言说火星文就足以让他们达到他们日常生活的沟通,你要他们去深究中文,我觉得这是很艰难的,举例说,当他们学了一些成语,却让别人不屑地问为何要这样古板,那又何必?我觉得好的中文能力是需要的,我们的古书,我们经典的东西,是一种必须被一些人所保存的,可是,被保存的程度可能就像莎士比亚的经典,在美国每一个孩子都知道莎士比亚,甚至可以告诉你他的故事,可是真正读过莎士比亚的,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我觉得这就是未来社会的转向,如我们做媒体的,当然需要很精準的中文表达能力,而这一切只要上学都可以学到。整个社会的中文程度普遍在下滑,那是因为整个社会环境在改变。世界在变你不变就会被淘汰记者:可否以刘轩的角度去诠释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刘轩:我去过很多国家,发现这个儒家思想,马来西亚是保持得最好的国家。这些儒家美德,已经开始在改变。其实这个思想,是为了应对当初的社会,有了这些思想,大家知道有一个规则,你应该怎样对待你的父母老师兄弟姐妹朋友,对于那个时代真的很好。但是这些思想,却被后人错误诠释,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尤其对女性,都被捆绑在儒家思想的框框了,甚至造成当时的中国不愿意面对世界,直到八国联军打了进来。那我觉得现在要讲儒家思想,就应该要根据世界改变的程度,作出一定的调整,整体来说,儒家思想还是有必要继续存在流传,只是当世界在改变,你却没有做出改变,那只有一个后果,你被淘汰。关于文学的课题谈到这里,如果你觉得这些文学未免也太不文学了吧?那就对了,因为要谈文学,应该去找刘轩的老爸啊!生活目标应着重体验而非成果刘轩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没有目标。“我不会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很伟大的目标,我想做的好多,我觉得人生需要把自己设定在一个框框那就太可怜了,生活应该是体验而不是强逼自己做到设定的目标。”29岁那年的刘轩,为了汲取更多人生体验,回到台湾发展,那个时候甚幺都没有规划,就拿着2个箱子,回到他的故乡。“其实刚开始我老爸老妈都很热心的想要帮我的房子装潢或者买些家电之类的,可是那不是我要的,于是他们就放任我。我真的就只是拎着2个箱子,走进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新家,除了一张放在地上的床褥,就再也没有其他家具。”新家只有床褥不要家电他说,那是一个寒冬,巷子的尽头有一间火锅店,传来一阵阵麻辣火锅香味,他在便利店买了泡麵,连泡麵的水都不是滚烫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很对不起自己,可是你知道吗?我虽然对不起自己还是感觉棒极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体验,这就是酷!我觉得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然后在学校呆了9年的刘轩,就跟着一般人的模式,整理好自己的履历后去应征,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每一天搭捷运去上班,跟同事一起出去吃便当。“这是当时我的心态,因为之前我在学校呆了太久,我想要体验一种这样的生活模式,而我觉得我那时真的能够很衷心的爱上那样的生活,后来我被挖角到一间製作公司去当创意总监,离开原本的生活,理由是我真的觉得我在那个空间得到了安稳经验,却变得不够创意,所以我就走出来,再去体验另外一种体验。”生活的目标应该放在体验,而不是放在成果,就让自己自由自在的去体验每一个体验,让自己的人生过得很自由很好玩,甚至可以很简单,这就是刘轩的生活态度。刘轩强调,一个美好的人生,必须拥有工作,感情,还有痛苦及失去。“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各种的痛苦及失去,包括最爱的人及亲人的离去,但这就是一种体验,每一个人必须经历的体验。所以不管是甚幺行业,只要是可以让我得到体验,我都愿意去尝试,没有任何目标,因为每一个都是我的目标。”生小孩是男人最美最糟的事曾经被媒体以拥有“迷人轻熟男气质”形容的刘轩,在夜店担任DJ,比任何人都有更多机会遇到主动投怀送抱的辣妹,可是刘轩却调皮地笑说:“看到容易,把到难啊!“无可否认当D J和酒保都是很常收到辣妹放的电,很多人都觉得当D J的很容易把妹,我不是在开玩笑,真的很容易,可是与此同时,真的那幺容易吗?D J站的舞台都是高高在上,常常我都是站在那个地方,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美女辣妹被别的男人把走,但我是工作到最晚的那个,我是负责收摊的那个,所以到了收摊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有长得有点抱歉的辣妹了,你绝对不会想带她回家啊!”刘轩并不是艺人,可是仍然曾经有过被狗仔队偷拍的经验,报导直指他带辣妹回家,后来真相大白,刘轩带回家的,就是交往了7年的女友。“当我女友曝光后,狗仔都觉得很没面子,就没有狗仔再肯跟蹤我了。”交往7年,曾经扬言要在40前生小孩的刘轩,很认真地表示,他目前很“努力”的往这个方向“做”!“婚姻和生小孩对我而言是两回事。婚姻是两个人感情上面的另一个阶段和支持,是寻找另一个人来一起走人生路;生小孩是人生另一个阶段,这小孩不是陪你走人生路的那个,但他最后却往往会成为你的梦想的寄托,所有你做对的事情你会希望这个小孩来延伸,所有你做错的事情你希望他不会重蹈覆辙。”刘轩表示,身边那些大学时代的朋友,百分之80都已经结婚生小孩了,而他们对于这件事,都纷纷表示生小孩是一个男人生命中最美好也是最糟糕的事。“我準备好了去结婚生小孩,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真的準备好,这毕竟是一件最美好也最糟糕的事情,该怎样去準备呢?”/ 副刊‧报导:梁盈秀‧2010.03.26

上一篇: 下一篇: